【有關價值投資】投資不能計死數 - 投資為明天
投資為明天通過分享理財投資心得方法、理財、投資和股票入門,以及有關投資股票的書籍和教學,由淺入深,讓初學者和新手盡快學會方法技巧,累積財富,得到財務自由,幫助大家獲得幸福,夢想成真。本站設有一系列文章和教學,希望能一步步帶領有心人建立財富。我做到,我相信你都能做到!
理財, 投資 , 入門 , 股票入門, 新手, 港股, 銀行,財務自由 , 如何投資 , 如何買股票 , 100萬 , 百萬富翁, 儲錢 , 有錢人,窮人 ,不想上班打工, 創業
16821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682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6.8,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5.5.2,vc_responsive

【有關價值投資】投資不能計死數

價值投資-不能計死數

【有關價值投資】投資不能計死數

雖然未必是從來沒有人討論過,但霍華馬克斯Howard Marks提出的想法仍然很值得與一眾讀者分享,特別是有關傳統價值投資的討論。

因為股神畢菲特實在是太出名了,不少人一開始接觸的投資知識可能都是關於價值投資。如果你對書中的價值投資理念照單全收,卻未必一定是好事。畢竟世代不同,投資的風格也可能需要調整。

以前,畢菲特可以找到一些歷久不衰的企業,進行分析和估值。但現今世界,科技快速發展下,任何行業都可能在幾年內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創業生態也比以前更蓬勃。固有的護城河變得脆弱。科技公司是輕資產,成長速度驚人,比起實體商品利潤可以非常高,科技行業的強者愈強現象明顯。

以前沒有互聯網,數據或者企業的資料未必人人收集得到,用算式找出便宜貨可能較易賺到大錢,但在電腦和AI科技普及下,便宜貨應該很快就被人篩選出來。平常日子見到估值低的公司,很可能是因為某些因素令它們估值偏低。

試想想有兩家公司,一家是A公司,一家是B公司。

A公司是一家備受推崇的長期領導者,銷售廣泛消費的、平淡無奇的產品,它有數十年的歷史,過去都能穩定而緩慢地增長,擁有健康的毛利率。它擁有自己的物業和生產設備,股價處於低估值水平。

B公司則在幾年前成立,雖然歷史不長,未有盈利,但收入增速驚人,而且打算在未來幾年大舉進擊傳統產業,逐漸減低研發支出,擴大利潤。它們的產品不斷推陳出新,並不依賴工廠生產,而是來自軟件工程師的編碼。雖然未能盈利,但因為潛在的成長空間,它的股價正處於高估值水平。

傳統的價值投資者能夠根據產品、穩定的收入和利潤率對A公司進行估值,只需要假設事情將按過去幾年狀況般發展,或者業績稍為增長。因為可預測性似乎較高,估值方面也可以做到較準確。

相反,B公司仍在快速發展階段,利潤率仍未到達成熟水平。要估算公司的價值,就需要估計公司產品最終能否成功、創新能力、未來的發展空間、能否在業務踏入成熟階段後提高利潤率。B公司看起來偏向概念化,較依賴未來的發展,當中自然充滿不確定性,因此,估值也就更難準確。對於傳統價值投資者而言,B公司可能更具「投機性質」,而不是可投資的目標。

但是,我們寧願「模糊地正確,也好過準確地錯誤」。計數計得準,不代表能夠做到好的投資決定。

例如,A公司的過往表現可能只是假象,現今科技發達,市場狀況可能在一兩年間已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同時,假如單單用幾條數式就能計到A公司的估值,那麼當中的投資回報又可以有多大?數據可以隨手可得,對未來趨勢的正確分析可能才是賺取暴利的關鍵。

因此,好的投資不能只考慮估值,一些與數字無關的東西可能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價值投資者的思維方式可能會堅持只看當前可觀察的價值,並且對似乎短暫或不確定的事物不感興趣。挑戰假設,避免羊群心理和獨立思考始終是至關重要的。但過於疑慮可能引致不假思索的不屑一顧。如果只會根據過去的經驗計死數,那麼在這個不斷變化的時代很可能錯失巨大機會。

Value investing is thought of as trying to put a precise value on the low-priced securities of possibly mundane companies and buying if their price is lower.  And growth investing is thought of as buying on the basis of blue-sky estimates regarding the potential of highly promising companies and paying high valuations as the price of their potential.  Rather than being defined as one side of this artificial dichotomy, value investing should instead consist of buying whatever represents a better value proposition, taking all factors into account.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